k彩测速

房产 当前位置:博乐新闻热线 > 房产 > 正文
 

王力宏:学音乐是一辈子的马拉松,不是一场短

时间:2020-07-22   浏览次数:

  王力宏:学音乐是一辈子的马拉松,不是一场短跑比赛

  “2020 年下半场……现在开始!” 7月1日零点,王力宏发布了这条微博。

  在刚刚结束的上半年,王力宏的工作并未因疫情受到过多影响,他发布新歌、云录制节目、线上直播表演……通过各种方式与大众见面。他所参与的音乐励志节目《天赐的声音》连续十二期收视率夺冠,遥遥领先同时段其他节目。节目中,担任音乐合伙人的王力宏实力演绎了歌曲《飘向北方》,平均每秒说唱8个字,语速惊人引起热议,网友直呼“王力宏的说唱是神级表演”,相关微博阅读量近3亿。

  此次疫情不仅给已经出道25年的王力宏带来了新的工作体验,也让他对于生活有了难得的新体会。他在家中坚持锻炼,和朋友视频聚会,近期还学起了烘焙,追寻童年时期妈妈制作的面包独特味道……

  6月底,我们独家专访了王力宏,和他一起畅聊疫情期间的工作和生活,以及他对当下音乐发展的感受。

  希望疫情之后

  我的唱歌水平比以前更进步

  “难道所有的前置作业都打水漂了吗?”疫情对音乐行业影响最大的就是演唱会,就在全国开展全面抗疫工作的同时,王力宏工作室在1月23日发布了公告,暂停原本定于3月开始的“王力宏一起取暖(限量版)”全球巡回演唱会计划。

  不仅仅是工作,让王力宏忐忑不安的还有另一件事情。2019年12月,王力宏曾赴武汉参加演出,之后去云南昆明举办演唱会时发了高烧。虽然很快就好了,但相关消息不胫而走,在网络上被谣传为感染新冠肺炎。“幸好那个时候就做了核酸检测和抗体检验,结果都是阴性的,我才放心。”他也发布了洗手照在微博作出澄清:很庆幸我和家人都健康……

  “疫情期间最难得的是,每天都可以非常规律,不再有通告到半夜,或者是日夜颠倒拍戏的不规律生活。这对歌手来讲其实是很难得的一个训练时间。因为练唱歌与健身一样,需要规律的持续的每天锻炼,才会慢慢累积。去年我集中花了很多时间去健身,发现健身、减脂、增肌并不是几个月就能完成的事,更不能以为这个月休息,下个月做两倍的努力就可以维持平衡。一定要每天做,或者至少一周要练五六天。唱歌同样练的是肌肉,因为在锻炼很多平常用不到的小肌群,所以必须有恒心,必须每天坚持。”

  连续60天,王力宏通过zoom和他的唱歌老师上课,希望自己的唱歌技巧没有退步。“我相信这段时间大家没有舞台表演机会,很多歌手的技巧都会退步。希望疫情过了之后,可以开演唱会的时候,大家会发现我的唱歌水平甚至比以前更进步。”

  不仅是上课,王力宏和朋友也通过视频联系,“这段时间大家在家或许会感到孤单,会想念聚会,我会约朋友一起通过视频聚会吃饭聊天,也觉得特别亲切,孩子们也会用视频会议交流和玩耍。”

  感受着规律生活的王力宏,也在关心着疫情的发展,他希望用音乐传递着爱和力量。

  与粉丝一起参与公益音乐

  是我这份工作最值得的一刻

  “往年身为公众人物,面对天灾人祸的时候,我们都会想可以去做什么。但是这次真的是不一样,我们哪都不能去,只能在远方或是在家,做一些线上活动和支持。”王力宏谈道。

  疫情暴发初期,他就立刻参与了歌曲《坚信爱会赢》的制作。这首歌曲是疫情暴发后文艺界创作的第一批作品,由成龙、黄晓明、谭维维、肖战等数十名艺人献唱,并在2月2日发布抗击疫情主题MV,向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致敬,鼓舞人们的信心。

  王力宏很喜欢这首歌带来的正能量和希望,于是自己又创作了独唱版本。不同的是,独唱版的MV号召了粉丝们参与创作。粉丝们用一条一条温暖的心声,去支持白衣天使和其他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工作人员,凯时国际手机版,在视频中都得以呈现。

  谈及粉丝参与的这版MV,他感慨道:“我觉得粉丝们才是最棒的!他们每次都给我带来感动,我们团结在一起去做好一些事,是我身为公众人物觉得最骄傲的一刻,也是我这份工作最值得的一刻。”

  当有机会做公益音乐,或是参加具有特别意义的活动,会让王力宏觉得更有价值。不仅是公益歌曲《坚信爱会赢》,还有他2019年参加的“亚洲文明对话大会”表演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艺晚会《奋斗吧中华儿女》,以及演唱第七届世界军运会主题歌《和平的薪火》等,都让他有着不同的感受,“我现在想的是做音乐可以让世界更美好。这不是比做纯商业歌曲更有价值、更有意义吗?”

  王力宏认为,现在自己的观点和视野变得更加宽广,不再那么局限在自己身上,这与他步入婚姻、成为父亲有着很大的关系。他觉得单身的时候,常常会想表现和反映自己内心的失恋、孤单等情绪,而成为父亲之后,开始比较少考虑自己,更多考虑孩子们还有其他人的感受。

  “我的小孩让我内心产生很大的改变,现在我做的音乐和参加的活动,都会跟他们分享,也想跟他们解释我为什么这么做。也就是说,我现在都会考虑我的动作是带给孩子什么样的示范,从中可以分享什么样的知识和教养给他们。相信很多父母跟我有同样的一个转变吧,就是一个180度的转变。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我对音乐的真诚。”王力宏分析道。

  如果下次还要“云录制”节目

  我一定举双手同意

  “我相信我们的世界会越来越数字化,而疫情只是让所有本来就有的计划快速地发生。”王力宏讲述着当下的变化。

  居家隔离的要求,使许多综艺节目都采用了“云录制”的形式得以为继,这其中就包括了王力宏所参加的《天赐的声音》。

  春节前夕,浙江卫视邀请王力宏担当节目常驻嘉宾,可以选择与每期前来表演的歌手一同合唱经典歌曲。他在录影棚内录制了两期《天赐的声音》,便被疫情阻碍,缺席了之后的三期节目。

  王力宏原本以为自己再也无法参与节目的录制,但节目组并未放弃,让远在台北的他线上录制。“云录制”也给王力宏带来全新的工作体验。

  家中隔离了两个月之后,3月30日,王力宏在微博发布“云录制”工作照,“云端连线台北与杭州的棚同步录制,复工的感觉真好!”

  如今,再次回忆上半年两个月的节目录制,他认为虽有遗憾,但瑕不掩瑜,“如果下次还有机会用这种形式,我一定举起双手同意。我觉得唯一的遗憾是线上做音乐时,会有一点延时的问题。不过,这可以通过技术克服,这绝对是未来的趋势。”

  王力宏所感知到的延时问题,作为观众是难以察觉的。他起初复工录制的节目,隔空与歌手李泉合唱经典公益歌曲《We Are The World》(天下一家)、与陈楚生合唱《无问西东》毫无延迟,均以温暖的歌声完美呈现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这样的表演却让在场的评审团认为缺少创新,没有体现“编曲”上的新颖。音乐人丁薇直接喊话王力宏,“期待下一次你可以展示在编曲上的颠覆”。

  王力宏这才意识到,原来大家更喜欢“辣菜”,让音乐“燃爆”舞台。而此前他所认为“音乐是一种生活方式,可以像朋友一样真诚坐下来谈话”的观念,在有些综艺节目里已不再适用。

  “这次其实挑战了我作为音乐人很多方面的能力,我一开始以为,节目叫《天赐的声音》,因此重点应该是会在人声的部分。后来,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多元化、360度的音乐节目,编曲、选歌、选择的对唱嘉宾,甚至整个舞台的呈现方式都是评审团和观众会考虑的因素。简单来说,大家看的是每一个表演的用心度,所以比原来想象的挑战性更大。”王力宏讲道。

  果不其然,王力宏真的“炫技”了。

  做音乐不一定只是“辣”而已

  我希望可以兼顾

  一秒钟可以说出几个字?王力宏和新疆说唱歌手那吾克热改编的《飘向北方》展示了惊人的快嘴说唱技能,他的15秒说唱里中英文夹杂,平均每秒钟说唱8个字,并且吐字清晰,使在场的歌手和评委瞠目结舌。

  这份“辣菜”确实“点燃”了网友,表演迅速引起全网讨论。“王力宏rap”“王力宏那吾克热battle”“王力宏reader秒变rapper”“王力宏炫技”等多个话题登顶微博热搜,阅读量近3亿。网友发现,王力宏的说唱语速让字幕都无法跟上,被赞叹是真正的“中国有嘻哈”“神级现场表演”。

  他的转变取决于做音乐的不同角度,原本偏好于温暖的“热汤”,却忘记综艺节目比较喜欢“辣菜式”的表演,可以产生节目需要的高讨论度的热度和流量。

  “但是我做音乐,更多在想这个世界上需要什么样的音乐。其实,不一定只是‘辣’而已,目的也不一定是有很多人传播、转发、评论。有时做一些具有深度,甚至挑战大家耳朵的音乐,可能只会被少数人欣赏。可是,这些少数人是否想过,他们的影响力可能很大,这也许是我更想要触碰的听众群。例如我的忠实粉丝或者一些疯狂的音乐爱好者,又或是真正喜欢艺术的人,这些可能和电视节目、综艺节目的出发点不太一样,我希望最好是可以兼顾。”王力宏谈论道。

  当然,他也的确做出了“兼顾”。

  《天赐的声音》最后一期节目,王力宏和歌手胡彦斌合作,演唱王力宏自己的经典歌曲《大城小爱》。与此前各个演唱版本全然不同,他一个人变身合唱团,分别录制了九个声部,打造无乐器纯人声伴奏的“阿卡贝拉”的形式,利用“负面和声”的音乐理论将《大城小爱》改头换面。节目呈现之时,九个王力宏分别出现在节目的大屏幕中,围绕着胡彦斌,让整个表演成为令人惊呼的“艺术品”。

  “如果你和我一样,是会竖起耳朵听音乐,而且喜欢认真听细节的人,应该就会大饱耳福!里面埋了很多惊喜!”王力宏做了高难度的改编,也同时想办法去用较为综艺的包装方式让更多的人去欣赏。

  我的音乐一开始也不成熟

  外界允许了我很多次的失败

  “让更多的人欣赏中国音乐”是王力宏出道以来的内心理想。不论是他早期开创了chinked-out(华人嘻哈)曲风,还是现在鼓励新人歌手勇于创作,他始终希望中国的流行音乐能够得到世界的关注。

  “虽然我在《飘向北方》快嘴部分调侃了《中国有嘻哈》节目,但是这只是表演的效果而已。我实际很喜欢这个节目,也很高兴这几年中国嘻哈音乐越来越走向主流了。我最终还是希望中国的流行音乐能够在世界上被关注、被欣赏、被追捧。现在中国有这么多厉害的说唱歌手,我相信,这个目标肯定可以做得到,但是这些年轻的艺术家必须要有前辈和媒体的支持。”

  王力宏分享自己的经验,鼓励新人歌手,“说实话,不到20岁出道,我的音乐一开始也很不成熟,但因为时机不同,所以外界允许了我很多次的失败和学习。我现在的创作是在过去25年里写过上千首歌的基础之上,才有现在的写歌、编曲和演唱的能力。我刚开始肯定不知道怎么写歌,而且写了很多很难听的歌。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写了一首难听的歌,就会在网络上被嘲讽,被成千上万的人批评,说他们不行,打击他们的自信。这是我刚出道时,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压力。以前的专辑没有红没关系,第二张再试试看,第三张甚至第十张继续努力。现在的新人出了一首单曲,可能‘见光死’,甚至说不上昙花一现。”

  他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必须对自己有信心,“学音乐是一辈子的马拉松,不是一场短跑比赛而已。”

  他相信,音乐人就是要唱歌和做音乐,演员就是要演戏,要脚踏实地,也要突破自己,不能好像在象牙塔一样高高在上,“那样的艺人可能会神话自己,但实际的技术肯定在退步。我宁愿做一个真诚的音乐家,一直在锻炼自己,努力学习,不断地挑战自己,同时也敢于做一些跨界的挑战。”

  他谈到了5月底和印度及东南亚的朋友,在线上合作纯音乐《追着骆驼》的跨界挑战。在这次的合作中,王力宏只是纯粹担任小提琴手,却直言收获很大,“我非常喜欢这次合作,没有任何的包装跟噱头,合作的每一位音乐家都是亚洲之最,音乐性非常高。”

  各种方式都可以分享音乐

  我会乐在其中

  除了5月底与朋友在线上跨界合作以外,6月27日,王力宏还参加了2020届毕业生“未来你好”线上毕业晚会,为今年的毕业生送去祝福。他在台北办公室里直播弹唱自己的经典歌曲《我们的歌》,没有华丽的舞台效果,只是在房间里边走边弹唱,并带领大家观看他的作品海报长廊和作品奖杯。他希望毕业的同学如歌词中唱到的一样,“让感动,一辈子都记得”。

  当晚,他的表演就分别以“王力宏给2020届毕业生的歌、王力宏弹唱我们的歌、王力宏到底有多少奖杯”三个话题,同时登上热搜,引起网友的讨论。

  最近,不少歌手举办了线上演唱会,很多粉丝也期盼着王力宏能做一场直播演唱会。但是,王力宏表示自己暂时不会用直播方式去做整场演唱会,“因为这跟线下演唱会还是有很大的差别。”

  “所以,话说回来,以我这么爱舞台的一个艺人来说,我最期待的还是疫情能够赶快过去。我迫不及待继续做世界巡回演唱会,继续把我们中国人的音乐带到全世界各个地方。”王力宏期望着这一天赶快到来。

  回首上半年,无论是视频上课,还是云录制,又或是线上直播表演,王力宏感到数字化进程愈来愈快。只不过,他认为对于艺术家来说,其本质是不会改变的,“虽然科技和叙事的方式不断更新换代,但是音乐还是很重要,表演、分享故事、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还是很重要。”

  正如他所经历过的时代一样,从刚出道时是卡带,后来转为CD,之后是流媒体发展……“其实这只是很外在、很表面的改变,什么是好音乐,什么是流行文化,什么是人跟人之间情感上的交流,这些不会改变,永远都是重要的。”

  他继续讲道,“我只能说我会坚持做音乐,无论以后平台或者是媒体呈现方式会有什么样的变化,或科技有何改变,都不会影响我对音乐的热忱。各种方式都可以分享音乐,而且我都会乐在其中。我可以保证,我会尽量学习新的科技和拥抱一切的改变,让歌迷们最方便地继续听我的音乐。”

  文/韩世容 【编辑:吉翔】

下一篇:没有了